砰然落地的今日头条、愚蠢且坏的批评以及后续影响

写在前面:上一周赶上搬家,还在搬运东西的时候夹伤手指,没有时间也无法双手码字,导致会员计划暂停了一段时间,向诸位致以歉意,随着手指的伤渐渐好转,接下来会陆续恢复正常的更新节奏。


我曾在去年一期会员通讯里提到,今日头条正在和 Facebook 越来越像,本周,这两家公司也遭遇到一个相似的场景:道歉。

北京时间 4 月 11 日凌晨,扎克伯格参加美国国会参议院的听证会,就 FB 的用户数据保护和隐私问题接受参议员的质询,整个听证会从扎克伯格的道歉开始:

We didn’t take a broad enough view of our responsibility, and that was a big mistake. It was my mistake, and I’m sorry……I started Facebook, I run it, and I’m responsible for what happens here.

接下来,44 名参议员轮番向扎克伯格发问,尽管多数问题简单而无知,但这番问答,还是彰显出程序正义的要义。

不过,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则没有这么幸运。4 月 10 下午,广播电视总局发出一个简短声明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督察“今日头条”网站整改工作中,发现该公司组织推送的“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和相关公众号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引发网民强烈反感。为维护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清朗互联网空间视听环境,依据相关法规的规定,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该公司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

4 月 11 日临晨,张一鸣发表公开道歉书,就「内涵段子」被关停以及最近今日头条所遭遇的央视批评危机作出表态,道歉书的开头这样想写道:

我真诚地向监管部门致歉,向用户及同事们道歉。 从昨天下午接到监管部门的通知到现在,我一直处在自责和内疚之中,一夜未眠。

今日头条将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接受处罚,所有责任在我。

自责是因为辜负了主管部门一直以来的指导和期待。过去几年间,主管部门给了我们很多的指导和帮助,但我内心没有真正理解和认识到位,也没有整改到位,造成今天对用户不负责任的结果。

这份道歉书引发的讨论随后在社交媒体以及各大科技媒体上持续发酵,但我觉得需要区分出几点:其一,今日头条遭遇如此境遇,值得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同情。在一个政治话语权大于一切的大背景下,在一个「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潜规则里,失去「主管部门指导」的互联网公司,可以是今日头条,明天可以是百度,后天当然还有可能是阿里巴巴。

其二,社交媒体上的一些讨论,很多人会斥责今日头条各个产品都很 Low,比如此次关闭的「内涵段子」,因为里面充斥着大量的图片、Gif 而被人鄙视,我也看到有人抛出了所谓文字内容一定比图片、视频更有逼格的说法。

且不论这些用户到底对当局管制互联网有怎样的误解或者无知,仅以互联网的发展方向来看,图片、视频内容都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一方面,图片、视频内容进一步降低了用户消费互联网的门槛,快手、抖音的成功,就是因为移动互联网进一步普及、人手一部智能手机,从而带来了更低门槛的内容消费热潮。

另一方面,整个产业链也为图片、视频的下一轮增长做足了功课。手机厂商的相机功能越来越好,神经网络处理单元也进一步增强了手机的图像处理能力,基于生成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 GANs)的机器视觉处理,在机器自动生成图像(或者伪造图像)上不断取得突破……

事实上,互联网内容发展的路径和过往人类历次媒介的变革路径没有本质的变化,文字,不管是书写还是印刷抑或是在线,始终是门槛最高的内容消费产品,而图像、视频则几乎改变了上世纪后半叶人类认知世界的基础,比如那副《全球概览》封面上的地球照片,让多少人建立起了对地球的第一认知。

img

因此,上述这些批评若不是无知(包括对当局的无知以及对互联网行业发展的无知)便是坏,或是被招安后为当局政策辩护的坏,或是被人性深处「再踩上一脚,使其无法翻身」的坏,请尽量远离这样的所谓「批评者」。

第三,此次事件的后续影响或许可以从张一鸣承诺的解决方案里找到端倪。比如这一条:

进一步深化与权威媒体合作,提高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保证权威声音有力传播。

这意味着党媒将全面占领今日头条,同时还会有各大权重以及更多的推荐位,快手创始人宿华上周也在写了封道歉信后,其首页也出现了大量国字号的账号,接下来其他的内容平台都将采用上述做法。

另外,张一鸣还承诺,「强化总编辑责任制,全面纠正算法和机器审核的缺陷,不断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将现有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这个做法,事实上否定了今日头条对于自己的定义,也将对今后新的内容算法创业产生消极影响,算法可以没有对错,但算法一定要有政治意识。

《三体》里有一句话,尽管刘慈欣多次强调这句话与当下无关,但很多时候,却是最想发出的感叹:「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