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市场的硅谷公司,如何处理与钱主、买方的关系?

硅谷科技公司历来有一个传统:在「让世界更美好」的伟大愿景下,这些科技公司会努力和每个生意伙伴建立友好但又有底线的关系,尤其是遇到极权国家的时候。

当 8 月份The Intercept 率先爆料 Google 重返中国的神秘项目之后,Google 官方曾保持了相当长时间的沉默。而随着上月底 Google CEO 皮查伊给美国国会参议员的信件曝光1,外界也看到了 Google 高层对于审查版搜索的基本立场。

皮查伊表示,当下中国互联网市场发展迅速,也诞生了一大批世界级的互联网巨头公司,Google 向中国用户提供审查版的搜索产品,对于中国市场的内外参与者都有益处:

……We hope to stay at the forefront of technology developments and believe that Google’s tools could help to facilitate an exchange of information and learning that would have broad benefits inside and outside of China. For example, the lack of Google Play has meant that many Chinese users are using Android phones that are more prone to malware, fraud, and other issues.

本周的 Wired 25 周年峰会上,皮查伊面对 Steven Levy 的提问,也再次谈到了面向中国的审查版搜索产品的进展:

It turns out we’ll be able to serve well over 99 percent of the queries……There are many, many areas where we would provide information better than what’s available…… Today people either get fake cancer treatments or they actually get useful information……

正如皮查伊写给参议员的信中所言,皮查伊在现场发言里将 Google 的使命,也就三「整合全球信息,供大众使用,使人人受益」与向中国提供搜索产品绑定在一起:

We are compelled by our mission [to] provide information to everyone, and [China is] 20 percent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不过,新的中国版 Google 搜索,尽管还没有发布,但透过多方信源的消息来看,Google 默许了官方的内容审查机制,并自动过滤所谓敏感词,这和 Google 退出中国一段时间内持续向用户告知某些搜索内容正在被审查的做法已经倒退很多。

《纽约时报》专栏作者 Farhad Manjoo 曾在今年 8 月的一篇文章里指出:「Google Tried to Change China. China May End Up Changing Google」。过去 8 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某种意义上定义了新的市场规则,使得美国的互联网公司们不得不低头,接受这样的规则,苹果如此,亚马逊(AWS)如此,微软如此,如今,Google 也接受了这样「当地法律」。

而最近,硅谷公司的另一个生意伙伴也有一些麻烦,这就是沙特阿拉伯。

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59 岁的沙特知名记者贾马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10 月 2 日前往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领取一份文件后失踪。

路透社的报道称,卡舒吉是沙特知名记者,长期对沙特的政策提出批评。他居住在美国,并为华盛顿邮报撰写专栏评论……土耳其认为他已遭杀害。沙特政府对此予以否认。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若证实卡舒吉是在沙特领事馆遇害。将「严厉惩罚」利雅得,但他并称,若停止对沙特的军售也会「惩罚」美国自身。

此事的蹊跷之处在于,沙特、土耳其各执一词,同时越来越多的证据都指向了沙特王室,尤其涉及到沙特现任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这位在外界看来颇为开明的王储,自去年 6 月成为王室继承人后进行了一系列社会和经济改革,比如,他允许女性可以开车。

对于硅谷公司而言,沙特的影响无处不在。《纽约时报》上周的一篇文章就用寥寥数语勾勒出沙特在硅谷的巨大影响力

Somewhere in the United States, someone is getting into an Uber en route to a WeWork co-working space. Their dog is with a walker whom they hired through the app Wag. They will eat a lunch delivered by DoorDash, while participating in several chat conversations on Slack. And, for all of it, they have an unlikely benefactor to thank: the Kingdom of Saudi Arabia.

这其中,Uber 在 2016 年的时候直接获得来自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的 35 亿美元投资,该基金的幕后老板就是沙特王储萨勒曼。

2016年10月,沙特主权基金与软银合作,加入到软银一个规模高达 930 亿美元的愿景基金里,其中沙特出资 450 亿美元,该基金主要瞄准的是美国西海岸的技术创业公司。

这种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沙特记者失踪后不久,软银股价应声下跌。

img

与此同时,在软银正在筹备的第二支 1000 亿美元的投资基金里,原计划沙特主权基金会投入 450 亿美元。

而现在,对包括 Uber、软银以及其他还在和沙特主权基金讨论投资意向的公司而言,沙特人的钱还能接受吗?

事实上,硅谷已经做出了某种回应。

维珍集团创始人 Richard Branson 表示该公司已经暂停与沙特方面的投资合作,The Verge 的报道称,这意味着,自去年以来维珍集团一直在谈的一笔 10 亿美元的投资可能会失败,这笔投资将是维珍集团进军太空领域的重要资金支撑。

原本两周后将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进行一场规模宏大的「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大会正在被抵制。根据 Bloomberg 的统计,目前已经表示需要再考虑是否前往利雅得参会的科技公司老板包括:

  • Viacom CEO Bob Bakish
  • Uber CEO CEO Dara Khosrowshahi
  • 风险投资人 Steve Case (暂停,需要进一步消息)
  • 《洛杉矶时报》老板 Patrick Soon-Shiong
  • HP 公司执行总裁 Joanna Popper
  • Android 系统之父 Andy Rubin

Bloomberg Media CEO Justin B. Smith 也透过 Twitter 表示,Bloomberg 放弃此次大会的媒体合作伙伴,同时自己也不会作为演讲嘉宾参加这次大会。

《纽约时报》执行主编 Clifford Levy 也宣布了类似举措

@nytimes has withdrawn as a media sponsor of the so-called “Davos in the Desert” conference in Saudi Arabia after the outcry over the disappearance of Jamal Khashoggi, the Saudi journalist.

《金融时报》的声明也更有力:

Official statement: The Financial Times will not be partnering with the FII conference in Riyadh while the disappearance of journalist Jamal Khashoggi remains unexplained

这些发言、声明充分展现了科技公司、资本市场以及新闻行业的反应。某种意义上,我们不能过度指责 Uber 当初接受沙特主权投资基金时乐观心态——这家当时还意气风发的创业公司,已然见证了沙特女性可以开车的巨大历史变革,或许他们还会认为,随着 Uber 进一步扩展到中东地区,也将给这里的女性驾驶员带来新的工作以及人生选择。

这一幕也如同 Google 早年间进军中国的豪情壮志,而上述公司、公众人物的举动也一如 Google 8 年前所做出的那个「艰难的决定」。从商业层面上考虑,任何一家公司都需要考虑为股东、员工赚钱,当硅谷的公司们过往在赚钱与保持价值观底线的平衡被打破时,这个命题已成为越来越多科技公司所需要面对的难题。

而 8 年后,随着 Google 搜索入华计划的曝光,Google 产品工程负责人 Ben Gomes 在一段内部讲话里,向员工解释了公司的初衷:

There are two ways in which I think about Google. One of them is technology and the other one is product and serving users. So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serving users, there is no question — we are talking about the next billion users. But actually I was looking at it, there’s like 5 billion adults in the world, so why are we thinking about the next billion users? Well, some of them are not enabled, internet-enabled, and so on. And of the people who are internet-enabled, a huge fraction of the ones we are missing out are in China.

不过,这番讲话并没有打消一些工程师的担忧,「Dragonfly」被曝光后引发的工程师离职,以及在工程师要求下, Google 宣布明年起不再参与五角大楼的 Maven 项目,并取消竞标五角大楼的云计算项目,似乎也显示出这家公司目前略显混乱的价值观。

那么问题来了,假如沙特被证实杀害了这位记者,Uber、Slack、软银的员工会有怎样的回应?

再进一步,假如若干年后,上述这些公司的员工实现财务自由后再次创业,会接受沙特主权基金的投资吗,以及,他们会遵守「中国本土法律」,从而进入中国市场吗?


  1. 你可以在这里阅读这封信件的内容。  ↩

赵赛坡

View posts by 赵赛坡
赵赛坡,科技博客作者、资深科技观察家、付费科技评论 Dailyio 创始人、出品人,覆盖 3000+ 付费用户。 曾担任 TechTarget 中国区记者、频道主编、AI 自媒体「机器之心」前联合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