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的星辰与苟且

上周四,百度举办了一年一度的百度世界大会,这是一个集中展示百度产品发展成果的平台。外界也十分关注,随着「陆奇时代」的正式终结,百度的产品规划和创新是否能继续保持下去。

在李彦宏大概 40 分钟的开场演讲中,他几乎没有提及任何百度在互联网领域的发展情况,而是花了大量篇幅介绍百度人工智能与三大产业结合后的落地情况,比如在农业领域,基于百度大脑的解决方案可以智能遥感监测病虫害,从而可以制定更科学的施药计划;在制造业,百度人工智能赋能工程机械,在挖掘机的场景里,大幅减少人力成本等等。

其次,李彦宏近两年来一直推动的自动驾驶也有新突破。百度将和一汽红旗共同研发国内首款 L4 级别的自动驾驶乘用车,这款车将在 2019 年年底小批量生产,2020 年年底实现大规模量产。

第三,李彦宏代表百度发布了面向智能城市的 ACE(Autonomous、Connected、Efficiency)计划。简而言之,包括自动驾驶(此次推出的自动泊车技术)、智能道路网(此次主要侧重车路协同)、效率城市三大子项目。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百度世界大会主论坛的演讲顺序也有一番考量。李彦宏开场演讲毫无争议,第二、第三个演讲是谈自动驾驶 Apollo 与 ACE,第四个上台的是 DuerOS 负责人景鲲,主论坛的最后一个人是沈抖,他是百度 App与信息流业务的负责人。

事实上,不管是 Apollo 还是 DuerOS,尤其是 Apollo 广告宣传片里的场景,这些听起来、看起来都无比令人激动的产品,距离商业化运作还有相当长的距离。

以语音交互系统 DuerOS 为例,这款对标 Alexa 的操作系统,已经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百度官方的数字显示:DuerOS 月活跃设备数达到 3500万、激活设备数量 1.5 亿,合作伙伴 280+、落地主控设备 160+、技能开发者超过 2.4 万。

上述这些数字无法回答一个如何商业化的命题,这同样也是亚马逊 Alexa 所面临的困境。从产品逻辑上看,语音交互作为入口,背后需要一系列服务作为支撑,而这些服务与百度的其他产品,如信息流、视频业务几乎没有任何协同效应,这也决定了基于 DuerOS 的百度音箱以及安装到其他公司其他类型的产品,目前只能成为一种全新的交互产品,还无法形成新的业务平台。

今年 4 月,在陆奇离开百度前的最后一次财报分析师会议上,陆奇解释了自动驾驶业务和 DuerOS 业务的商业模式:

(自动驾驶)我们的商业模式是提供免费开放的平台,但是我们的合作伙伴需要使用我们的一些服务,比如地图,我所说的地图是供传感器使用的高精度地图,而非平时普通用户使用的手机地图,这是我们的商业模式,而且成长非常不错。
……

百度开放平台的创收模式是多层次的,第一,各类设备为百度提供了入口,比如我们可以通过这些设备提供信息,服务和内容,加入广告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事实上我们也已经与设备商开始这种合作;第二,我们可以通过授权和收取佣金的方式获得营收,但这些都是远期的目标,短期来看还是专注于产品的开发。

好消息是,至少这半年时间里,百度内部没有对这两个产品作出所谓「战略调整」,坏消息则是,至少在短期内,自动驾驶和语音交互都无法真正成为百度营收的主要来源,AI 之于百度转型,还有较长的一段路要走。

如果说自动驾驶、语音交互是百度星辰大海,那么现在百度必须面对眼前的苟且。

如今支撑百度业务发展,或者说让百度挣钱的正是百度 App 和信息流业务,而智能小程序的快速爆发则让百度看到了新希望。

根据沈抖在此次会议上透露的消息,百度智能小程序正式成立开源联盟,百度希望通过这样的生态架构,形成全新的流量分发体系;与此同时,百度还面向开发者推出「开发者共筑计划」,旨在从流量和资金上帮助开发者快速接入智能小程序。

百度的智能小程序与微信类似,前者基于百度 App 进行流量引导和分发,这对增加百度 App 的用户规模、用户粘性意义重大。

此次世界大会前一天,百度发布了第三季度财报,总营收 282 亿人民币,基本符合分析师预期。这其中,网络营销收入,主要是搜索广告收入同比增长 12%,环比增长 7%,达到 225 亿人民币,占总营收比重为 79%。

img

虽然在中文搜索广告领域,百度依然具有绝对话语权,但这几年随着信息流广告的兴起,搜索广告份额正在逐渐下降,从这个角度去看,今日头条才是目前百度最大的竞争对手,魏武挥不久前在一篇分析今日头条的文章里对比了两类产品里的广告商机:

对于搜索引擎而言,用户需要主动给出一个关键词,然后系统返回结果。而这种主动给出一个关键词的动作,其实就是告知系统:我现在对什么感兴趣。

头条看上去不需要用户给出任何东西,但围绕兴趣给出结果,和搜索引擎并无二致。

当然,很少有用户会在搜索引擎连刷十页,所以搜索引擎也只能卖出前排位置(无论左侧右侧,是的,以为谷歌从来不卖左侧也是一种无知),而头条的用户可以连刷十屏甚至更多,虽然无法售卖什么关键词广告但它可以售卖信息流广告,广告位置同样是无穷的。

更重要一点,短视频在信息流里的作用愈发明显。财报分析师会议上,百度 CFO 余正钧透露,百度正致力于将信息流业务模式复制到其他产品上,比如百度的短视频产品「好看视频」。

这同样也是今日头条挤压百度的领域,目前百度旗下的短视频产品「好看」,在 Questmobile 的报告里有这样的评价「国内日活 500 万以上的 App 中增长最快的 App」,但如果与市场领先者如快手、抖音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

img

另一组来自 Questmobile 的数据则显示,百度 App 的日活跃用户增速已经开始下降,从 18% 下降到 8%,结合财报数字去看,8 月的日活用户为 1.61 亿,9 月份为 1.51 亿。

综上来看,百度在信息流领域面临用户增长放缓、用户粘性不足,尤其是在短时频领域还有较大差距,智能小程序目前对于提升百度 App 的作用还非常有限,这一切在 AI 短期内无法落地的现实语境里,也让百度未来三个月的业绩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上周财报会议上,李彦宏还有一番意味深长的表态,国内媒体鲜有提及,或者说不敢引用:

“On the pos­si­ble mas­sive slow-down, right now, what we have been say­ing is that the con­fi­dence level from the pri­vate sec­tor, from the en­tre­pre-neurs, are not that high……If, let’s say, dur­ing the next cou­ple of months, the con­fi­dence level changes, things will change to the pos­i­tive di­rec­tion,” Mr. Li said. “But we don’t know ex­actly what is go­ing to hap­pen.”

《华尔街日报》认为,由于百度在中国广告市场的重要位置,因此这段表述也是中国经济下滑的又一个显著标志。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在百度世界大会同一天,民营企业座谈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最高决策层对于民营企业的表态是否能够释放当下民营企业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百度下一季度的广告营收。

一如我在 4 月份一期会员通讯里所言,2018 年百度所面临的压力和挑战,一点也不少于 2017 年。如今,距离 2019 年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留给百度的时间和机会窗口,尤其是短时频突围的时间窗口,真的不多了。

赵赛坡

View posts by 赵赛坡
赵赛坡,科技博客作者、资深科技观察家、付费科技评论 Dailyio 创始人、出品人,覆盖 3000+ 付费用户。 曾担任 TechTarget 中国区记者、频道主编、AI 自媒体「机器之心」前联合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