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Me #2018-11-20 李飞飞新项目、苹果新广告里的 iPad Pro以及微博的转折点等


如果你对我挑选的话题感兴趣,欢迎订阅 Dailyio 会员服务,作为 I/O 会员计划的 2.0 产品,Dailyio 将继续通过付费的门槛过滤、筛选读者群体,为优质读者提供全球视野的科技商业洞察。

新闻

  1. 李飞飞卸任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SAIL)在推特上官方宣布,李飞飞将不再担任SAIL负责人。这一职位将由Christopher Manning接替。李飞飞接下来会担任新项目——「以人为本的AI项目Human-Centered AI Initiative (HAI)」的联合负责人。
  2. Instagram 的机器学习成绩单。扎克伯格不止一次强调,FB(当然也包括 Instagram)所遇到的问题正在被人工智能所解决。TechCunch 的这篇报道里,Instagram 介绍了目前基于机器学习取得的成绩,包括自动发现并处理机器粉、虚假关注、虚假评论等。
  3. 苹果新广告再次强调 iPad Pro 是「Computer」。这则广告的名称为「5 Reasons iPad Pro can be your next computer」,广告展现 iPad Pro 的五个特性,从性能到交互再到功能,你可以在这里观看。
  4. 微软收购 FSLogix 公司。根据微软官方的声明,利用 FSLongix 的相关技术,微软可以加快 Outlook 以及 OneDrive 中用户配置文件的加载速度,进一步提升 Office365 工具在虚拟化环境里的体验,这笔收购的具体金额并没有披露。

观点

  1. Google Cloud 新任 CEO 的考验。雅虎财经的这篇文章认为,Google Cloud 的市场份额、隐私问题、人才流失以及新任 CEO 在 Oracle 期间的决策方式,都无法给 Google 云计算带来转机。相对而言,ZDNet 的观点则比较温和,同时指出了几个业务上的挑战,比如是否会推进混合云发展、推进行业收购以及推出更具市场需求的产品。
  2. Google 地图是不是一个社交网络?从产品形态上看,Google 地图具备了典型的社交网络属性,但社交网络能否成功的最大挑战还是运营,如果没有合适的运营方法,Google 地图并不会对 Facebook 产生多大挑战。

故事

微博的两个转折点

对新浪微博而言,2012 年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这一年管理团队的调整为接下来微博的转型埋下了伏笔:

早年,在争夺市场份额时,微博的管理层各个都堪称虎将。彭少彬负责PC端,王高飞负责移动端,陈彤负责拉来名人入驻,杜红负责销售。他们像是一架飞机的机翼、机身和发动机,带着新浪微博全力冲刺,在群狼环伺的微博领域脱颖而出,成为唯一的赢家。

微博作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款爆品,早年自是大红大紫。但也是公认的影响力很大,商业化很差,其社会地位和盈利能力完全不成正比。因为人们只为兴趣呼啸而来,聚在一处;事件一过,便一哄而散了。打个形象的比方:微博成了一座天桥,有人在耍猴,有人在围观,耍猴的人赚得盆满钵满,围观的人看的尽兴而归,而微博什么也没捞着。

为了实现商业变现,微博做了无数尝试,2011年新浪董事长曹国伟就提出了微博的六大商业路径,基本都是无用功。举个例子:微博早年自我感觉良好的信息流广告业务,就完美的达成了同时得罪客户和用户的成果。而根据微博发明的CPF计价方式,企业主要按自己的粉丝数来向微博缴费。这也造成了企业们的烦恼,买的僵尸粉太少面子不好看,僵尸粉太多得捏着鼻子花冤枉钱。

段永平很早就对“天花板够高、利润不高”的生意表示不理解,并点名微博。

盈利的问题还没解决,生存的根本又面临着挑战。一是微博对敏感问题的热情和“公知”观点的放大,引来了监管关注,时政大V纷纷离场,平台进入“内容真空”期。另一个是2011年底在深圳威尼斯酒店门口,马化腾亲手教吴晓波使用的微信。人们在用微信聊天之余,会下意识的点进朋友圈和微信公众号,马化腾对吴晓波说“战争结束了”。

微博还没有认清现实,在社交领域还手应战,被摧枯拉朽般横扫。有媒体人评论微博,“批着Twitter的皮,揣着Facebook的心,做着腾讯QQ的梦”。自2013年起,微博的网民使用率由54.7%降至2015年的33.5%,正如郭去疾所言“社区产品最怕就是盛极而衰的自由落体般突然跳水”。普遍的观点认为新浪虽然盛极一时,但陨落的结局已经不远了。

2001年,新浪董事会强势罢免创始人王志东,闹得沸沸扬扬。2012年9月,新浪董事长汪延卸任,曹国伟成为新浪历史上第一位董事长兼CEO,彻底掌控新浪。但彼时坊间有传言,董事会不满微博的现状,有意扶持负责销售的杜红做CEO。2012年底,新浪和微博的高层在北京香山召开例行会议。当天便有消息传出,微博将要换帅。凌晨时分,杜红发了一条微博感慨:“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在几天后的年终致员工信中,曹国伟宣布了最终的调整,彭少彬和杜红、王高飞几乎公开化的矛盾有了结果。负责微博PC端的彭少彬被调去产品创新部门,负责移动端的王高飞全面掌管微博;杜红执掌新浪门户,陈彤向她汇报。

这释放出两个信号:一是“移动优先”,移动端需要的来自PC的数据支持将得到充分满足,不再因为内斗而妨碍对移动互联网的探索;二是陈彤不再负责名人运营,对微博的干预将会越来越少,微博将会执行王高飞定下的“去KOL(意见领袖)”的调子,由时政社会转向便于盈利的娱乐大众。

如果第一个转折点让微博盈利,并且越活越好,那么问题来了,当「商业和娱乐价值开发到极致后,微博的下一个未来又会是什么呢?」

赵赛坡

View posts by 赵赛坡
科技博客作者、播客主持,Dailyio的创始人、出品人。独立运营付费科技评论「Dailyio」,关注诸如人工智能、云计算、自动驾驶等新技术,更关注技术之于社会、个体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