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致敬 2016:有多少幽灵徘徊在空中

年初,一部讲述老北京小混混的电影《老炮儿》引发诸多口水战,年末,另一部以民国上海青帮头目们为原型的《罗曼蒂克的消亡》又被热议,在我看来,这两部电影,一北一南,一今一古[3],其实都在说一个故事,比如《老炮儿》的最后,是六爷倒在河面上仰天长叹,随后的情节转换到李易峰扮演的儿子终于开始好好过日子,《罗曼蒂克的消亡》的最后则残酷,曾经不可一世的青帮老大,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脱帽、抬手,接受安检。

所有这些,都指向了一个主题:「旧」时代的结束以及「新」时代的开始。

031:当我们在谈论智能机器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在看完本季前六集《黑镜》后我曾这样感叹:如何处理人与机器的关系会成为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重要课题。而第一步则是正确认识机器或者智能机器或者人工智能当下的处境,过去一年,我们听到太多关于人工智能如何如何的耸人听闻的报道,但真实的一面往往平淡无奇,正如上文所言,机器在某些层面的确超越了人类,但在绝大多数场景下,尤其是需要情感、意识加入其中的场景中,人类终究还是胜者。

然而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当机器继续进化的同时,人类进化几乎已经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