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PC 时代资深媒体人去世、哪些消息应用最有隐私保障、亚马逊与颠覆性创新

上世纪 90年代中期,克里斯坦森因「颠覆性创新」而名扬天下。但到了本世纪,该书的理论在苹果公司那里完全失效,比如克里斯坦森多次预言 iPhone 将失败….. 以至于知名科技博客主 Ben Thompson 实在看不下去,还在 2013 年写过一篇长文详细分析克里斯坦森为何失败。

不过,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非常推崇克里斯坦森的「颠覆性创新」理论,也曾经要求亚马逊的高层阅读此书。

而在 Brad Stone 的 The Everything Store 一书的前 70 多页的叙述中,我们几乎完整见识了所谓颠覆性创新的本来面目

005:共享出行、无人驾驶以及交通的未来

不管是Uber 还是滴滴,其商业模式有着先天性的问题:赢者通吃。这是一种线下的网络效应:在一个供需平台上,随着流动性的增加,整个平台的活力也不断增加,这个过程中,供需两端的用户逐步形成的用户粘性是很难被改变的。从这个角度出发,也就不难理解Uber能在美国市场一骑绝尘,而在中国市场始终迈不过那个坎。

但自动驾驶的到来,让这种线下的网络效应变得无足轻重。

004:新思维模式:从网络(Network)到蜂群(Hive)

传统意义上,网络的价值常与「更多」这一概念相联系,这也是我们常说的网络效应。参与网络的人和事越多,他们越有可能相互联系起来,网络扩张的价值就越大。

然而,现在我们的世界面临越来越多「更少」。全球变暖和干旱意味着可利用的资源越来越少。同时,美国和欧洲的人口增长开始停滞,「免费午餐」经济的增长也带来了人口的增加。

蜂群的整体效率大于其部分功能之和。在蜂群中,可以以司机和乘客所在的网络为基础建立其他服务,对于那些像蜂群一样运作的公司来说,纯粹的数量的重要性并不如对传统公司那样重要。通过增加节点间的相互作用,减少节点间的相互摩擦,公司几乎可以无限制地获取实时数据,连接个体,从而达到快速发展的目的。

002:Ada Lovelace Day

站在 2016 年这个时间点去回顾 Ada Lovelace 的预言颇有意义。今年是 Ada Lovelace 去世 201 周年,如今,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讨论再次成为热门话题,过去的两百年里,机器一次次地延伸了人类的能力,却又在不经意间为人类做了一次次的「无痛截肢」。正如美剧《西部世界》里的一句台词:人类需要在与机器的互动中认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