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搜狗的可能与不可能、与 FB 越来越像的今日头条

上周,中文互联网领域两个颇具看点的事件都被双十一盖过了。其一是搜狗在美东时间 11 月 9 日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其二则是今日头条正式收购音乐短视频应用 Musical.ly。

单纯地看,搜狗上市是一次「长跑」的结束,成就了王小川的个人梦想,也让三大股东腾讯、搜狐、张朝阳有了退出的可能性。而今日头条的收购,延续了 2017 年的国际化扩展策略,用「稳准狠」来形容,或许一点也不为过。

不管是上市还是并购,这两家如今颇有代表性的公司——一个几乎陪伴了一代人[1],另一个则是跟随中国智能手机一起爆发的产品[2]——都还没有逃离互联网公司的「魔咒」:广告。

订阅 I/O 会员服务,获取全文。

120:Google、亚马逊们的人工智能都在哪里?

不久前和一个朋友聊天,在谈及当下火热的人工智能时,朋友冷不丁地抛出一句:如今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无论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在鼓吹人工智能,那么他们的人工智能到底都在哪里?

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容易,撇开某些公司的 PR 策略,目前这些公司的人工智能战略基本落实到两个层面:

  1. 改进自身的产品服务;
  2. 打造一个基于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的平台;

第一类公司其实非常多,企业基于自身业务需求,通过引入机器学习的理念和算法,从而提升生产效率并更好地向客户提供服务,这样的案例同时也是历代技术革命都会发生的事情。

第二类公司则颇有点特殊,也有点争议。原因就在于,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工业界,还无法对所谓「人工智能就是下一代技术基础设施」达成广泛共识,这也就决定了这类打着「人工智能平台」旗号的公司,多少有点「挂羊头卖狗肉」的影子,我也曾在今年上半年的一期会员通讯里讨论过这件事情:

关于「数据就是新石油」的说法到底属于阿里巴巴的马云还是英特尔的科再奇已无关紧要,因为所有的公司都在围绕「数据」做文章:收集数据、挖掘数据、分析数据、买卖数据……

……以「人工智能」包装自己过往的产品,如私有云(亚马逊、阿里云)、如数据库(Oracle)、如企业软件(如 Selasforce)、如摄像头(苹果的 iPhone)等等。当然,这并非是否定霍金或马斯克的所言所言,只是,离他们所宣称的那个时刻,还相当遥远。

上述两类践行人工智能的公司里,有两个公司很具代表性:Google 和亚马逊。

长期以来,Google 都是一家提供服务/产品的公司,其服务/产品涉及从搜索到办公文档的多个领域,当人工智能热潮来临,Google 的人工智能战略更多还是停留在改进自身产品层面,不管是利用神经网络改进图片搜索,还是基于自然语言处理技术提供 Gmail 的自动回复,几乎所有的创新都在围绕自己的产品。

亚马逊则是另一番景象。亚马逊不仅是全球最大的服务/产品供应商之一,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公有云服务供应商,这也让亚马逊的人工智能战略兼具了两种特性——既服务于自身业务,也广泛向外输出。

不过,即便是人工智能是否能成为技术设施还无法敲定,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带给互联网行业的显著的变化,深刻影响着包括 Google、亚马逊在内的巨头们对于未来的思考。比如, Google 自 2016 年启动了「AI First」转型——这是一个从服务/产品公司转变为一个平台型公司的尝试,同样,亚马逊也在服务/产品上不断推出新的「接触点」[1],接下来,我将以 Google、亚马逊为例,揭开两家公司在人工智能产品尤其是平台发展中的底牌,并将延伸到中美互联网公司的不同战术。

订阅 I/O 会员服务,获取全文。

110:人工智能产业链的三类公司

人工智能正在渗透到各个行业的话术里。犹如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一样,似乎每个行业都在被人工智能所重新定义或塑造,但实际情形并不乐观。正如我在之前几期会员通讯里所言,此次人工智能热潮的推动力部分来自于深度学习算法的突破,其最大的提升就是图像、语音与自然语言处理的巨大进步,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换句话说,不管是创业者还是传统巨头,如果觊觎「人工智能」四个字带来的聚光灯效应,都应该在上述三大领域做一番努力。当然,还需要计算能力、海量数据以及可以调节算法的人才,只有这几个条件满足,才真正可以称之为所谓的「人工智能公司」。

过去两到三年时间,各大科技公司正在从不同层面切入人工智能领域,依照自己的能力寻找产业链上的不同位置,由此形成了人工智能产业链上的三类公司。

订阅 I/O 会员服务,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