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被过度消费的自动驾驶,标准、产业现状以及社会影响

如果你在 20 年或者 10 年前观看那部经典的《银翼杀手2019》,你一定会对电影里的飞行汽车印象深刻。然而正如彼得·蒂尔当初所感叹的:我们需要飞行汽车,他们却给了我们 140 个字符。在 2017 年末,人类当然可以庆幸没有没有进入电影里 2019 的赛博朋克状态,但同时,人类手中除了随时消费你生命的智能手机以及社交媒体,我们甚至连让机器驾驶汽车的「小目标」都没有实现。

从影视作品回到现实,当下正在试图改造人类出行方式的自动驾驶,也在以缓慢的速度进化着,一如 2007 年的智能手机市场,诺基亚、黑莓的努力不过是为了证明那个 被称为「iPhone Moment」的伟大,自动驾驶产业链条上的所有参与者,也都在梦想那个伟大时刻的到来,当然,每个参与者也希望自己成为这一时刻的主导者。

撇开行业不同玩家的公关话术,自动驾驶的标准之争、产业现状以及产业链的重塑,远比想象中复杂。

订阅 I/O 会员服务,获取全文。

122:2006,中美互联网的「万历 15 年」?

2006 年是互联网历史上颇为特殊的年份。

这一年 3 月 21 日,Jack Sorsey 发出第一条 Twitter 消息:「just setting up my twttr」;9 月,年仅 「3 岁」的Facebook 推出一个名叫「NewsFeed」的新功能;一个月后,Google 以 15.5 亿美元收购了刚刚创办一年同时还在为盈利苦苦挣扎的 YouTube。

在大洋彼岸的中国,2006 年年初的中国互联网还在期待人气博主徐静蕾到底能赢得多少点击量。情人节前一天,中国网民给给出了 1000 万的答案,而仅仅一个半月后,这个数字实现了翻番。

与徐静蕾的大众人气类似,前一年带领百度登陆纳斯达克的李彦宏意气风发,不断在商业荣誉领域攻城把寨。这一年,他被美国《商业周刊》杂志评为最佳商业领袖之一,同时李彦宏也将视线瞄准了国际市场,2006 年 12 月,百度启动国际化战略。

img

也是在 2006 年,金山的雷军完成一笔 7200 万美元的融资,腾讯的马化腾和阿里巴巴的马云围绕中国 C2C 市场还有没有空间争得不可开交,拍拍网与淘宝网的战场从未停歇。而令马云更头疼的则是一年前到手的雅虎中国。

这一年,马云还当选了中国企业家「最具影响力的 25 位企业领袖」,同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国国际电商大会」上发言表示:「10年以后,世界500强中一定会有一家来自中国的民营企业,这个企业有可能是网络公司,有可能是电子商务公司。」

现在来看,2006 年就可谓是中美互联网的分水岭,从这一年开始,一个新时代和新秩序正在形成。

订阅 I/O 会员服务,获取全文。

121:人工智能商业内参#2017–10–29

「人工智能智能内参」旨在提供一份中文互联网领域权威、可读的人工智能商业化应用邮件列表。本期你将看到 百度正在变成什么样子、德尔福收购自动驾驶创业公司、IBM 低调神秘发布新品、AWS 里程碑的收入增长、Yan LeCun 怒斥人工智能与「终结者」划等号……点击这里查看过往内容。

号外:百度这一周:财报向好、前研究院院长离职、牵手首汽约车

百度在美国时间 10 月 26 日(北京时间 10 月 27 日)发布 2017 年第三季度财报,当季营收 253.3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29%,净利润 79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156%。这是百度连续两个季度营收、利润大幅上涨,当日收盘后,百度的市值达到 903 亿美元,此时距离陆奇进入百度,不过 10 个月时间。

撇开所谓百度就是人工智能公司这样的 PR 口号,百度到底在发生什么变化以及百度未来会是个什么样子?这个问题的答案虽然模糊不清,但依然可以从百度最近的动作以及财报里看出端倪。

订阅 I/O 会员服务,获取全文。

120:Google、亚马逊们的人工智能都在哪里?

不久前和一个朋友聊天,在谈及当下火热的人工智能时,朋友冷不丁地抛出一句:如今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无论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在鼓吹人工智能,那么他们的人工智能到底都在哪里?

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容易,撇开某些公司的 PR 策略,目前这些公司的人工智能战略基本落实到两个层面:

  1. 改进自身的产品服务;
  2. 打造一个基于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的平台;

第一类公司其实非常多,企业基于自身业务需求,通过引入机器学习的理念和算法,从而提升生产效率并更好地向客户提供服务,这样的案例同时也是历代技术革命都会发生的事情。

第二类公司则颇有点特殊,也有点争议。原因就在于,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工业界,还无法对所谓「人工智能就是下一代技术基础设施」达成广泛共识,这也就决定了这类打着「人工智能平台」旗号的公司,多少有点「挂羊头卖狗肉」的影子,我也曾在今年上半年的一期会员通讯里讨论过这件事情:

关于「数据就是新石油」的说法到底属于阿里巴巴的马云还是英特尔的科再奇已无关紧要,因为所有的公司都在围绕「数据」做文章:收集数据、挖掘数据、分析数据、买卖数据……

……以「人工智能」包装自己过往的产品,如私有云(亚马逊、阿里云)、如数据库(Oracle)、如企业软件(如 Selasforce)、如摄像头(苹果的 iPhone)等等。当然,这并非是否定霍金或马斯克的所言所言,只是,离他们所宣称的那个时刻,还相当遥远。

上述两类践行人工智能的公司里,有两个公司很具代表性:Google 和亚马逊。

长期以来,Google 都是一家提供服务/产品的公司,其服务/产品涉及从搜索到办公文档的多个领域,当人工智能热潮来临,Google 的人工智能战略更多还是停留在改进自身产品层面,不管是利用神经网络改进图片搜索,还是基于自然语言处理技术提供 Gmail 的自动回复,几乎所有的创新都在围绕自己的产品。

亚马逊则是另一番景象。亚马逊不仅是全球最大的服务/产品供应商之一,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公有云服务供应商,这也让亚马逊的人工智能战略兼具了两种特性——既服务于自身业务,也广泛向外输出。

不过,即便是人工智能是否能成为技术设施还无法敲定,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带给互联网行业的显著的变化,深刻影响着包括 Google、亚马逊在内的巨头们对于未来的思考。比如, Google 自 2016 年启动了「AI First」转型——这是一个从服务/产品公司转变为一个平台型公司的尝试,同样,亚马逊也在服务/产品上不断推出新的「接触点」[1],接下来,我将以 Google、亚马逊为例,揭开两家公司在人工智能产品尤其是平台发展中的底牌,并将延伸到中美互联网公司的不同战术。

订阅 I/O 会员服务,获取全文。